热门标签:代写本科论文 写作发表 工程师论文 代写一篇论文多少钱
当前位置: 上海时时乐走试图 > 法律论文 > 音乐平台对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审查义务

上海时时乐号码走势图:音乐平台对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审查义务

时间:2019-06-28 13:27作者:曼切
本文导读:这是一篇关于音乐平台对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审查义务的文章,随着号称“最严版权令”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的发布与实施, 我国对于互联网音乐版权的?;ひ呀デ魍晟? 互联网音乐产业进入“后版权”时代。

上海时时乐走试图 www.xzrsi.tw   摘    要: 《圣诞夜》歌词违法违规事件引发国内外关注, 文化部亦曾查处大量内容违法违规的音乐产品。内容违法违规产品在非议中一直能够传播流通, 凸显了互联网音乐平台对自身担负的审查义务认知不足。传统上, 对互联网音乐平台的审查义务讨论多局限在互联网音乐平台着作权及其相关权领域;忽略了平台对非侵犯他人着作权、但内容违法违规音乐产品的审查义务?;チ衾制教ㄗ魑衾植返脑鹑沃魈? 本应对违法违规产品负有法定审查义务。其审查义务具有可能性、必然性, 但亦应存在对审查义务范围的限制。因此, 如何推动网络音乐平台妥善履行审查义务、净化网络文化环境, 在立法、执法与司法层面做出应有的回应, 是健全社会主义法制的时代体现。

  关键词: 互联网音乐平台; 内容违法违规产品; 审查义务; 避风港规则;

  Abstract: The event of pop song "Christmas Eve" lyrics violating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has caused concern at home and abroad. The Ministry of Culture has investigated a large number of similar content illegal music works.Content illegal works that has been able to spread in the criticism reflects the fact that internet music platforms neglect the review obligations and legal liabilities. Traditionally digital music platforms ' review obligations are limited in the field of copyright and related rights, however, content illegal music works also need to be reviewed and examined by platforms. Based on the definition and development, attributes and characteristics of digital music platform, in this paper the review obligation of digital music platforms are probed into, including the possibility, inevitability and limitation of the scope of the obligation, and how to promote platforms to fulfill the duty, so as to provide suggestions for purifying the network culture environment.

  Keyword: content illegal products; internet music platform; review obligations; safe harbor rules;

  0、 引言

  2018年新年伊始, 《人民日报》《中国妇女报》、新华社、环球网、中国青年网等最具分量的国内媒体以及共青团中央官微、中共中央机关工作委员会紫光阁官微, 甚至部分境外重要媒体如法新社等, 罕见地撰文痛批嘻哈歌手PG One早期作品《圣诞夜》的歌词存在涉毒及侵犯妇女权益等现象?!度嗣袢毡ā分赋?ldquo;尽管坊间一直对这首歌的歌词颇多诟病”, 但作者本人并没有理会;更为严重的是, 直到此事发酵扩散至各大官媒关注之前, 这首歌一直能够在互联网音乐平台上搜索、下载得到[1]。此事件, 绝非是互联网音乐平台传播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孤例, 早在2015年, 文化部作为文化管理部门, 曾将120首内容违法违规的网络歌曲列入“黑名单”, 并要求各音乐网站集中下架。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现实问题:在“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音乐平台对于其自行上传或客户上传的内容, 如果有违法违规, 是否负有主动审查义务?除企业盈利目标外, 互联网音乐平台是否有义务践行社会公共责任, 维护公共利益?本文将结合对互联网音乐平台属性与特征的探讨, 深入分析互联网音乐平台履行对内容违法违规作品进行审查的可行性、必然性以及对审查义务的必要限制问题;并针对我国目前如何推动互联网音乐平台切实履行审查义务、践行社会责任, 在立法、执法与司法方面提出分析见解。

音乐平台对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审查义务

  1、 互联网音乐平台的属性与特征

  互联网音乐平台, 又称数字音乐平台、互联网音乐服务商等, 是以提供数字化形态的歌曲、乐曲、辅以视频画面的音乐作品等, 并以数字化方式通过互联网、移动通信网、固定通信网等信息网络传播上述作品的经营性机构。从经营范围而言, 互联网音乐平台属文化产品经营机构;从交易属性而言, 其所从事的互联网经营行为仍属于电子商务范畴, 但电子商务交易的对象不再拘泥于实物商品, 而是通过提供数字音乐产品, 满足用户的精神文化需求。依据欧盟《电子商务指令》, 电子商务规制的对象即互联网中介商 (Intemet Intermediary) 可分为两类:“管道商” (Conduits) 和“主办商” (Hosts) , 其中“主办商”指内容服务的提供商, 即包括在线平台与存储服务商[2]。虽然我国《电子商务法》正在起草中, 但保持法律框架的开放性与前瞻性, 使电子商务能够尽可能容纳新出现的业态和模式业已成为共识[3]。商务部颁布的《电子商务示范企业创建规范》也认定:面向消费者的专业网络购物平台, 包括通过互联网、移动通信网等网络渠道面向消费者从事图书音像等商品零售业务、面向企业和个人经营者提供经营音像产品业务网络店铺开设服务, 均可视为电子商务平台。实践中作为互联网音乐平台的酷狗音乐也已连续两次入选商务部“电子商务示范企业”。因此, 互联网音乐平台实为以提供数字音乐产品文化服务为内容的电子商务平台。

  目前, 较之以往传统音乐经营主体与媒介, 互联网音乐平台存在如下三方面特征:

  一是用户数量众多, 平台影响巨大。据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17中国数字音乐市场发展报告》显示, 2016年我国网络音乐用户规模高达5.03亿人, QQ音乐、酷狗音乐主流平台日活跃用户都超过1亿[4]。在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音乐平台通过大数据挖掘深入分析了解客户, 掌握客户的行为习惯与偏好, 可以与用户深度黏合, 进而通过定向推送等方式深刻影响客户, 因此互联网音乐平台对用户的影响较之传统音乐经营主体要巨大、深刻的多。

  二是活跃用户呈低龄化特征, 辨别力与自控力欠缺。据统计, 网络音乐用户主要集中在低收入和无收入的在校中学生和大学生中[5]。低龄化用户缺乏对违法违规不当内容的辨别力, 缺乏对自身行为的自控力, 在《圣诞夜》歌词被广为批判后, 部分粉丝仍为作者“抱不平”, 甚至出现了预谋栽赃陷害批评者紫光阁、以群体自杀威胁政府等极端言论[6], 凸显了互联网音乐平台使用者低龄化可能引发的潜在社会问题。

  三是操纵或影响创作者与创作内容。在传统的音乐产业中, 创作者授权传播者流通其作品, 传播者对创作者的影响有限, 且作品的出版传播须受监管。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推动网络成为最主要的传播渠道, 在数字音乐制造产业链条中, 由于网络出版监管的缺位, 平台凭借其渠道优势可以深入介入创作、推荐作品, 推行自己参与的原创音乐计划、数字音乐专辑、音乐IP、表演者IP等, 导致互联网音乐平台对于创作者与作品内容具有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而在片面追求点击、流量与利润的导向下, 互联网音乐平台对于创作者与创作内容是否违法违规、是否合乎道德并不介意, 甚至放纵了某些可以带来流量与收益的违法违规作品的创作或传播[7]。总之, 鉴于互联网音乐平台对于产业链条中的上游创作者与下游用户均具有重大影响, 且其作为商业机构的利益冲动明显, 故需要对其加强监管, 使其负担起适度的义务与责任。

  2、 互联网音乐平台对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审查义务

  2.1、 互联网音乐平台承担审查义务的可能性

  理论上, 电子商务平台以无一般性审查义务为原则, 但在特殊情况下, 平台负有一定的审查义务。欧盟《电子商务指令》第15条即禁止会员国对互联网中介商强加具有一般性质的义务, 但第15条并不妨碍会员国政府对于具体明晰界定的个案得以 (对中介商) 强加一项监控义务;并且该指令第14和第15条不影响成员国依据国内法律的规定, 为了侦测和防范某些类型的非法活动可能会要求网络主办商适用注意义务, 并合理期待其承担这种义务[8]。实践中, 我国部分电商平台也自发履行审查义务, 例如为使平台交易产品符合我国《广告法》《价格法》《商标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 阿里巴巴与京东等电商主动承担了检索并禁止商家使用诸如“最”“100%”“特供”等不恰当或虚假宣传词汇的义务。因此, 互联网音乐平台作为文化电商平台, 在特定情况下承担主动审查义务并不与学理或商业实践相悖。

  此外, 云计算技术、多网融合技术和数字新媒体的处理、存储、分析和传输等集成技术的发展与应用, 也有效降低了互联网音乐平台履行审查义务的成本, 使得在不过分加重互联网音乐平台成本的前提下, 要求其承担审查义务更具可能性。事实上, 许多非音乐类互联网平台早就开展了类似的内容审查工作 (如新浪微博、腾讯微信) , 并且受理客户对违法违规内容的投诉;与之相比, 互联网音乐平台对歌名、歌词的审查并不具有更大的技术难度, 只是互联网音乐平台与社会公众在这方面的认识意识较为薄弱。

  2.2、 互联网音乐平台承担审查义务的必然性

  数字音乐产品为智慧产品, 受我国《着作权法》?;? 但也必须受其制约?!蹲抛魅ǚā返?条规定:“着作权人行使着作权, 不得违反宪法和法律, 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国家对作品的出版、传播依法进行监督管理。”这一条文中的两款规定具有承接性, 概言之, 当着作权人违法行使权利甚至滥用权利时, 则引致监管的发生, 从而确保实现着作权法既保障着作权人私人利益、又兼顾文化传播与社会公共利益的立法宗旨。以《圣诞夜》歌词为例, 其中涉及对吸食毒品的暗示, 而吸毒系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违法行为, 持有毒品达到一定数量甚至贩卖毒品均构成犯罪;而歌词中对女性的侮辱也明确违反了《妇女权益保障法》第42条, 属于创作者“违反宪法法律、损害公共利益”之情形, 应引发监管。但对此类违法行为, 监管主体为谁?是否必须经由公权力机关进行监管, 从而豁免互联网音乐平台的审查义务?从立法层面上看, 这一审查义务已经被部分地转嫁给了各互联网音乐平台。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规定中, 明确要求“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单位要依法开展活动, 发现互联网上出现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时, 要采取措施, 停止传输有害信息, 并及时向有关机关报告”。文化部作为互联网音乐平台的设立审批机关与内容监管机关, 也先后颁布了《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关于网络音乐发展和管理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强和改进网络音乐内容审查工作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网络音乐内容审查工作的通知》等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其中《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第16条明确指出:互联网文化单位不得提供载有宣扬淫秽、赌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 侮辱或者诽谤他人, 危害社会公德的文化产品。其它规范性文件则对互联网音乐平台这一互联网文化单位的义务与行为规则进行了拓展与细化, 对于互联网音乐平台上传网络的作品, 须由平台通过文化部在“全国文化市场技术监管与服务平台”上开通的网络音乐内容自审信息报备通道, 将相关信息报送文化部备案;对于原创音乐, 则提供网络平台 (空间) 供网民编创、表演及个人音乐上传服务的网络音乐经营单位, 应当建立对本网络平台 (空间) 的实时监管制度, 发现违规内容要立即进行处置。由此可见, 我国现行的网络音乐内容管理制度系企业自主审核、文化行政部门进行事中事后监管的管理制度, 互联网音乐平台对于其平台上创作或传播内容负担第一位的审查义务。

  2.3、 对内容违法违规产品审查义务的限制

  由于音乐产品往往由曲调、歌词、或者辅助性视频等内容要素组成, 故此审查义务可以具化为审查曲调、歌词及视频的义务。技术局限、海量作品、工作流程疏忽等因素都可能造成互联网音乐平台不能完全禁绝违法违规产品的上线与传播, 此时不宜对互联网音乐平台的审查义务过分苛刻, 而应借用着作权侵权中的“避风港”规则, 以减轻互联网音乐平台责任, 促进信息产业发展。所谓“避风港”原指在判断互联网服务商是否应因传播侵权信息而对权利人承担间接侵权责任时, 不以侵权信息存在与否这一客观事实作为判断标准, 而是采取“通知+删除”的规则, 实现特定条件下的网络服务商免责?!杜访说缱由涛裰噶睢饭娑? 网络服务提供商不对所传输的、由他人提供的信息内容负责, 但自其确切知道有关信息有违法、侵权情形时, 应当及时通报有关部门, 并停止传输、禁止访问该信息[9]。对金砖国家网络中介的研究也表明, 这些国家一般都不会因为用户发表非法内容而追究网络中介商责任, 中介商知晓这些内容却没有删除则需担责[10]。借鉴相关国外立法, 互联网音乐平台在履行审查义务之时, 如非因自身过错而无法获知内容违法产品传播的事实, 则应给予其应他人请求而后采取删除措施的责任“避风港”;反之则互联网音乐平台应当承担未履行审查义务的行政责任?!妒サ埂犯璐适录⒔秃? 由人民日报报道可知, 对歌词早已“颇多诟病”, 但却一直未被删除下架, 则坚持提供《圣诞夜》歌曲下载、播放或者链接的平台就不应受“避风港”规则之?;? 属对审查义务的蓄意违反。

  3、 对互联网音乐平台履行内容违法违规产品审查义务的建议

  1) 立法明确审查义务, 在保障信息自由传播的同时, 扞卫信息安全, 维护公共利益。

  目前有关互联网音乐平台的内容规制与审查义务规定, 主要见于文化部关于网络音乐的若干部门规章或规范性文件中, 位阶较低, 且缺乏相应的罚则, 对于违反义务者难以形成有效制约。而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虽为法律, 且明确要求“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单位……发现互联网上出现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时, 要采取措施, 停止传输有害信息, 并及时向有关机关报告”, 但该条款系倡导属性, 亦缺乏对违法者的强制规定。故此, 有必要在高位阶立法中明确包括互联网音乐平台在内的网络服务商负有对创作与传播内容合法合规性的审查义务, 从而在保障信息传播自由的同时, 扞卫信息安全与网络安全, 切实维护公共利益。

  2) 加强监管, 推动多元化、多层级、全社会的监管体系建构。

  目前我国对互联网音乐平台这种新类型经营者的管理部门较多, 管理职能交叉, 文化管理机关、新闻出版管理机关、电子商务主管机关、网络信息管理机关等行政机关应加强协同监管, 将互联网音乐平台履行审查义务的情况作为行政监管的重要内容之一, 推动互联网音乐平台自律意识觉醒, 自发践行对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审查义务。

  作为商业主体, 互联网音乐平台天然地具有利益导向, 由此导致部分经营者片面追求流量, 追求短期利益, 对此应当加强正反两方面监管。一方面, 明确互联网音乐平台应当负担社会责任、维护公共利益, 故此对其平台上创作与传播的音乐作品负有适度的内容审查义务;同时应通过定期检查与不定期抽查对互联网音乐平台履行审查义务的情况进行监督, 对无视法定义务的平台进行惩戒。另一方面, 应加强正向引导, 对于自觉履行内容规制与审查义务、维护信息安全的数字平台给予褒奖, 或者将其列为“示范企业”, 使其获得更高的社会评价, 推动良性竞争。

  此外, 监管机关亦有义务推动提升公众的文化审美水平, 推动网络音乐产业整体水平的提升。同时通过对消费者进行教育, 鼓励公众发现并举报违法违规音乐产品, 从而在内容规制与监管方面形成社会合力, 推动网络音乐产业健康发展。

  3) 司法支持、引导互联网音乐平台完善内部服务规则, 规范用户行为。

  网络音乐作品发布中的“避风港”原则决定了对不存在主观过错的互联网平台经营者不宜过分苛责, 以免阻碍信息产业发展?;チ衾制教ㄓι朴梅墒侄? 在加强网络审查义务履行的同时, 积极运用司法手段, 追究发布内容违法违规者的法律责任, 对借助网络平台发布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主体形成威慑?;チ衾制教ㄒ虼ノシㄎス孀髌范械5脑鹑? 在平台并非参与创作时, 某种意义上系“代人 (创作者或发布者) 受过”, 因此由互联网音乐平台出面, 对创作或发布违法违规作品的主体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一方面可以解决因违法违规作品传播缺乏直接的被侵害人而无人主张禁止的困境, 另一方面则可以“釜底抽薪”, 从源头上制止内容违法违规作品的发布与传播, 从根本上保证互联网平台传播作品与信息的合法性与安全性。

  由于互联网音乐平台与其用户之间普遍存在合同关系, 故此互联网音乐平台应善用合同约款, 将创作者或发布者发布违法违规作品的行为确定为违约行为, 并据此在其违反约定后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要求违约者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从而对违法违规内容的发布者构成制约。而在司法实践中, 互联网平台因平台使用者 (商户) 违反平台与其之间的约定, 起诉使用者承担法律责任的案件, 已经获得法院支持[11]。因此, 必须高度重视司法职能, 通过司法裁判, 引导互联网音乐平台加强内部管理, 完善内部服务规则, 督促用户与平台提高守法意识, 规范自身行为, 促进互联网音乐产业规范、有序、健康发展。

  4、 结语

  随着号称“最严版权令”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的发布与实施, 我国对于互联网音乐版权的?;ひ呀デ魍晟? 互联网音乐产业进入“后版权”时代。各平台业已深度介入到原创音乐的创作之中, 对于互联网音乐的传播与创作都具有深刻影响;为了杜绝因互联网音乐平台的商业属性决定其对利润绝对追求和产品创作、流通中的庸俗、媚俗倾向, 防止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产生和传播, 在推进互联网音乐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中, 有必要要求作为网络服务商的互联网音乐平台肩负起对内容违法违规产品的审查义务, 切实践行社会公共责任, 维护文化市场的合法权益, 净化网络信息环境。

  参考文献

  [1] 中国共青团网.人民日报、新华社批PG ONE《圣诞夜》:这样的作品无筋骨、缺道德、没温度[EB/OL]. (2018-01-18) [2018-03-05].https://weibo.com/2056394313/FD4zo18e9?type=comment#_rnd1520833429061.
  [2]梁超.关于互联网中介商责任的名词术语解释 (摘译) [J].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7 (7) :52-54.
  [3]中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电子商务法起草组.中国电子商务立法研究报告[R].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2016:317-329.
  [4] 中国传媒大学.2017中国数字音乐市场发展报告[EB/OL]. (2018-01-18) [2018-03-05].//www.199it.com/archives/631666.html.//wemedia.ifeng.com/29207521/wemedia.shtml.
  [5] 文化部.2014中国网络音乐市场年度报告[EB/OL]. (2018-01-18) [2018-03-05].//www.ce.cn/culture/gd/201411/14/t20141114_3905292.shtml.
  [6] 东方网.PG One粉丝搞完“紫光阁”, 还有更惊恐的念头?[EB/OL]. (2018-01-17) [2018-03-05].https://item.btime.com/32hv2u7hr4i9c5q9h16iikvbcl8.
  [7] 王高峰.创作者成本千元获利数万:网站为博点击量疏于过滤网络“毒歌”, 背后暗藏黑色利益链[N].新华日报, 2015-08-13 (3) .
  [8]蒂博·南怀仁 (Thibault Verbiest) , 杰拉德·斯宾德勒 (Gerald Spindler) , 乔瓦尼·玛丽亚·里乔 (Giovanni Maria Riccio) , 等.互联网中介商责任研究 (摘译) [J].陈莱姬, 译.汕头大学学报:人社会科学版, 2017 (7) :60-65.
  [9]陈新淼.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法律责任分析[J].兰州学刊, 2005 (4) :194-196.
  [10]徐佳鸣.金砖国家网络中介服务商责任探究 (编译) [J].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7 (7) :66-69.
  [11]李潇, 姚卫华.售假五粮液, 商家被淘宝起诉索赔[N].人民法院报, 2018-01-17 (A3) .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范文范例
网站地图 |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服务承诺| 服务报价| 论文要求 | 上海时时乐走试图 | 服务流程